4月28日消息,据国外媒体报道,美国科技博主罗伯特•斯科布(Robert Scoble)今天在Google+上分享了谷歌眼镜使用感受: 这周,我戴着它做了5次演讲,进出机场4次,而且还让几百个人试戴。自从戴上它之后,除了睡觉,我很少拿下它。

两周来,谷歌眼镜使用感受如下:

1.没有它(或同类产品),我将没法生活。它就是如此重要。

2.谷歌眼镜能否成功完全取决于价格。演示后,我问所有观众:“谁要买它?”当价格为200美元时,所有人举起了手。当价格为500美元时,一些人放下了手。但无论是学生还是普通人,结果都是一致的。

3.几乎每个人都会感叹“太神奇了”或“太棒了”

4.在NextWeb会议上,50个人围着我要试用眼镜,我不得不一一满足他们的要求。一周来都是这样,谷歌眼镜就是这样神奇。

5. 到了德国,我此前担忧的很多隐私问题并没有出现。负面反应的确少得让我震惊(只有一位观众表示,不愿与戴着谷歌眼镜的我对话)。有趣的是,厕所里有人也要试用谷歌眼镜(我拒绝了)。

6. 代沟现象。老年人表示他们会使用谷歌眼镜,但比起13至21岁的年轻人,他们更加半信半疑,至少他们对谷歌眼镜不够热情。

首 先,让我们来谈一下价格。我打赌佩奇将考虑两种价格:500美元左右,这会非常赚钱;或者200美元,这大概是原材料的成本。如果拆解谷歌眼镜,你会发现 很多部件并不贵。谷歌眼镜旨在进行大规模生产。换句话说,Google将推出数百万部眼镜。摆在Google面前的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将售价调至300美 元以下。 如果佩奇采用更为激进的方法,将价格调至200美元,我不会觉得奇怪。原因如下:

我现在极度依赖Google服务。我的照片和视 频自动上传到Google+。使用其他服务不是不可以,但这会消耗手机和眼镜的电量。因此,我不会向眼镜 添加Facebook、LinkedIn, Twitter, Evernote和Tumblr服务。毕竟,Google+是谷歌眼镜的默认服务,而且非常好用。

另外,Google将 禁止在应用内放置广告。这是Google业务模式的一次巨大转变。我认为,在佩奇的领导下,Google将由一家广告公司变为一家商务公司。 我首先发现它无法解决“为我找一家寿司店”这个问题。我相信Google将很快解决这个问题。事实上,当用户完成预订餐馆位置,购买图书等交易 后,Google应该会从这些微支付中收取一定费用。

这种全新的商务系统可以为Google带来数十亿美元的营收,Google再也无需像Facebook及其它服务一样,迫使我们看无聊的广告。

当你戴上谷歌眼镜两个星期,你的态度就会改变:

1.比起手机,谷歌眼镜更为社交。为什么呢?我的视线无需离开你,便可使用Google,或者做其他事情。

2. 语音命令几乎可以在各种环境下完美运行。谷歌眼镜是第一款所有人都能用语音进行控制的产品。它的实际操作非常出色,但在一些方面还有待改进。例如,它可以 执行“眼镜,拍照”(Take a Picture)命令,但无法执行“眼镜,照相”(Take a Photo)命令。

谷歌眼镜迫使用户使用一些特定的语音命令,而其它命令是无效的。因此,即使用户口音不同,谷歌眼镜依然可以准确执行命令。

谷 歌眼镜的相机让我颇为吃惊。它让捕捉瞬间成为现实。智能手机用户需要将手机从口袋中掏出,解锁屏幕,打开相机应用,等加载完成后才能拍照。谷歌眼镜可以在 不到1秒的时间内完成拍摄。拍照的同时,我还可以腾出手做其他事情。 我时常告诉人们,谷歌眼镜让我想起Apple II电脑,1977年我和父亲一起将它从箱子里取出。它非常贵,而且功能不多。但我的生活因此发生改变,而且变得越来越好。

我认为,它是自iPhone发布以来最有趣的新产品。 当然,谷歌眼镜的相机在低光照条件下拍摄效果不佳。我也能说它并不足够实用。它外形笨拙,甚至让一些人望而却步。

我并不介意,它已经改变了我的生活,我已经离不开它了。